当前位置:首页 » 动物朋友 » 综合资讯 » 正文

彼得.辛格专访:什么是物种歧视?什么又是有效的利他主义?

2016-08-31 作者:陈韦翰 来源:互联网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彼得.辛格專訪:什麼是物種歧視?什麼又是有效的利他主義?

  Taipei Times采访组记者陈韦翰(右)专访Peter Singer教授,专访前与本会副理事长张章得(左)于玄奘大学图书馆藏经阁合影留念。

  作者:台北时报(TAIPEI TIMES)记者陈韦翰 / 翻译:吴侑达 / 编辑:林均翰

  专题分类:动物伦理

  彼得.辛格专访:什么是物种歧视?什么又是有效的利他主义?

  以倡导动物权闻名的澳洲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日前在新竹接受台北时报(TAIPEI TIMES)记者陈韦翰的访问,不但深入探讨物种歧视(Speciesism)和有效的利他主义(Effective altruism),也针对台湾的动物福祉和近来安乐死立法的议题提出看法。

  台北时报:什么是物种歧视?什么又是有效的利他主义?这些概念跟动物福祉有什么关系呢?

  彼得.辛格(以下简称辛格):物种歧视就像种族歧视跟性别歧视一样,都是有一方去压迫另外一方,举例来说,白人压迫黑人、男人压迫女人。压迫久了,强势的一方就会发展出一套意识形态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同理,一种强势物种压迫其他物种也是同样的事。在地球上,这种强势物种就是我们──人类。

  物种歧视就是去合理化「为了一己私欲而利用动物」的行为,不论是拿动物做实验、让牠们娱乐我们,还是为了毛皮或是肉宰杀动物都是如此。这种单一物种至上,其他物种都没有道德地位和权利的想法是种偏见。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物种歧视,就是说人类满足自己的利益后,可能也会想满足自己喜欢动物的利益。举例来说,比起猪跟鸡,我们更在意狗跟猫过得好不好。即便养殖场里的动物同样会感到疼痛,而且生活环境更加悲惨,但我们还是更在乎宠物。

  有效的利他主义则是「以最有效的方法利用有限的资源来做好事」,那其中很重要的一种方式,就是减少痛苦。有效的利他主义认为人类应该要尽可能不要造成痛苦,但如何最有效的做到这件事,很多人的看法不尽相同,像是说,帮助穷人脱贫是,拯救动物也是。总之,有效的利他主义涵盖的幅度宽广,从反贫穷运动、动物权运动,到其他议题都包含其中。

  台北时报:您是如何告诉人们不该虐待牛、猪,还有鸡?如何让人们知道商业养殖的动物跟猫和狗一样重要?

  辛格:我们让人们知道养殖场里的动物也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有情绪跟社交生活。很多人会把养殖场里的动物视为面孔模糊的群体,而非像是狗和猫那样是有自己个性的个体。这样的想法让人们对养殖场内的悲剧视而不见。我们常拿猪来做例子,因为猪也很聪明,狗能做到什么,猪大概也都做得到,而且牠们有许多行为能让人有所连结。说狗比猪还更需要保护纯然是无稽之谈。

  台北时报:台湾近来积极推动虐待动物的刑责要提高,对狗跟猫的虐待更是如此,您觉得这是动物福祉的进步,还是另一类型的物种歧视?

  我认为这是物种歧视。

  我们比较保护狗跟猫,那是因为我们喜欢牠们。当然,大家可以说这总比没有动物受到保护来得好。但如果我是台湾人,不管动保法原本给了狗跟猫什么保障,我会提倡把适用的范围扩大,至少也应该让鸟类和哺乳类受到保障。毕竟,要说狗猫比牛鸡猪还容易感受疼痛实在没什么根据。我担心的是,一旦狗跟猫受到保护了,大众就会觉得够了,这样一来,比较不受人类同情的动物就会面临没法保障的情况。趁现在推动修法的力道还在,我会呼吁人们正视猪跟狗猫感受疼痛的能力并无差别。明明没有差别,却适用不同的法律,这实在没什么道理。

  台北时报:台湾的宗教活动常有动物虐待跟宰杀动物的情形出现,像是说「神猪」,人们先把牠养得胖到一个极致,再拿来用在宗教庆典上。原住民族的狩猎传统也是如此,有时涉及到猎杀保育动物特别会引起讨论。您怎么看动物福祉和传统习俗间的冲突呢?

  辛格:宗教自由一般来说是件好事,但一旦伤害到其他「有感觉的生物」,那就应该要有所限制。我不认为人类有权为了信仰而对动物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同理,文化本身也无法合理化施加在动物上的痛苦。但话又说回来,野生动物通常比遭圈养的动物过得好,如果捕杀的手法很快,那我不觉得多数非原住民族的台湾人有立场批评原住民族,毕竟他们自己也是整天在买人工饲养出来的肉。原住民族因为传统文化遭到禁止,而觉得备受歧视,这完全能够理解。如果我是推动台湾动物福祉运动的一份子,我最重要的目标会是减少养殖场里面动物所受到痛苦,而不是原住民族的打猎传统。

  台北时报:台湾政府至今还在用兔子来制造猪流感(Swine flu)的疫苗。为了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利益,我们可以做动物实验吗?另外,台湾的立法院最近通过一项提案,禁止化妆品业者使用动物来实验化妆品的成分和原料,您怎么看这件事?

  辛格:对于动物实验,我并不是全然反对。有些动物实验确实能带来很大的效益,而且也将伤害降到最低。我对疫苗这件事并不是特别了解,但可能的话,我们应该尽可能寻找动物利用的替代方案,像是说用细胞培养来制造疫苗。另一方面,用动物去实验化妆品的成分和原料一点道理也没有,这很好理解,明明市面就已经有证实无害的化妆品,为什么我们还要让动物受苦呢?但如果动物实验是唯一一种治疗某些重大疾病的方法,那是可以接受的。

  台北时报:您怎么看动物安乐死?通过这种政策是否代表动物的福祉更上一层楼了?

  辛格:我不认为生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零安乐死」实施后,收容所里的动物反而要面临糟糕的生活环境,而且无法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觉得安乐死会是比较好的方案。

  零安乐死在有些地方相当成功,而且让正确的观念有机会传播出去。这个政策要成功,重点就在于要教导大众帮宠物结扎,不要丢弃牠们,减少流浪动物的数量。

  台北时报:我们是不是非得变成素食者才能避免「物种歧视」?是否有个中间点?

  辛格:若是要避免物种歧视,这或许是最有可能的方法了。有一些方法确实可以既开荤,但又不至于对动物造成痛苦,像是说吃放山鸡下的蛋,但只要规模一大,就很难顾及动物的福祉。因此,最简单的方法大概就是吃素食了。不过,考虑到现在世界上多数人都会吃肉,逐步改变也是可接受的结果,举例来说,现在就有个叫「忌肉主义」(Reducetarian)的运动,主要是鼓励人们减少摄取肉量。如果全世界吃肉的人能将吃肉的次数减少到一周两次,那比素食人口增加两倍所能减少的动物苦难还多。

  台北时报:就您看来,怎样才是一个理想的世界?关于动物福祉,您对台湾有何建议呢?

  辛格:人类和动物都不必受到不必要的痛苦,这就是我的理想世界。上亿人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时,却还有许多人坐拥大量财富,这不是我要的世界。商业养殖场里有动物过着痛苦无比的生活,也不是我要的世界。我认为摆脱像工厂一样的动物养殖场是首要之务,透过逐渐改善,这是办得到的。

  台湾可以实行欧盟的动物福祉标准,避免最糟的情况发生;同时也应促使大众减少食用肉跟蛋。另外,找出替代方案同样很重要。美国有不少公司生产用植物制作的全素汉堡肉,口感大众也喜欢,这样不但减少动物的折磨,而且还很环保呢。中国政府近来也发布了一份饮食指南,建议人们一天不要吃超过两百克的肉和蛋,这对动物可是一大福音。台湾可以依循这些趋势向前迈进。

  原文来源:INTERVIEW: Illustrating speciesism in animal rights calls (2016年6月12日)

  【感谢Taipei Times授权翻译转载】

(责任编辑:haiwei09 评论:0人气:0

上一篇: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下一篇:

Tags:物种歧视 利他主义 彼得.辛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