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素友书刊 » 正文

肉与素食者的实验比较与竞赛(新世纪饮食连载12)

2013-01-05 作者:[美]约翰·罗宾斯 来源:腾讯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前言:过去数十年中,科学家们在不同的饮食方式对健康的影响,做了医学史上最彻底的调查后,首次对人类身体健康与食物选择的关系开始有了认识,关于食用动物类食品利弊的指标也终于产生了。传统的智慧认为,肉类食品构成4组基本食物中之两组,因而对人类的健康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在饮食形态对身体健康之效用的论题下所做的最严谨而确实的一项营养研究,却指出不同的论调。

  第三章 肉与素食者的实验比较与竞赛

  300万只人类试验鼠

  人是用他们的牙齿来掘坟的,死于口腹之欲的远多于死在敌人之刀剑。──托马斯·莫非特

  抱着一颗赤子之心在真相前坐下来,放弃所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谦卑地任自然女神带领我们到任何深不可测的事或物,不这样,你什么也学不到。

  ──T·H·哈克斯里

  养殖工厂及屠宰厂存在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我们需要它们的产品,来维持我们的健康及幸福。

  真的是这样吗?

  不同的手法适合不同的人

  过去数十年中,科学家们在不同的饮食方式对健康的影响,做了医学史上最彻底的调查后,首次对人类身体健康与食物选择的关系开始有了认识,关于食用动物类食品利弊的指标也终于产生了。

  传统的智慧认为,肉类食品构成4组基本食物中之两组,因而对人类的健康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在饮食形态对身体健康之效用的论题下所做的最严谨而确实的一项营养研究,却指出不同的论调。

  所谓最理想的饮食,是一个颇为情感性的问题;有很多人相信自己的意见及习惯是正确的,还做了很大的情感投资。

  我要强调下面所陈述的,绝非我个人或某些人毫无根据的意见,而是透过极尽责的调查、并汇载于下列有名望的刊物上的资料。如:《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全国癌症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ine Association),《小儿科医学杂志》(Journal of Pediatrics),《加拿大医学协会杂志》(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免疫学杂志》(Journal of Immunology),《美国消化性疾病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Digestive Diseases),英国医学出版刊物《兰斯特》(Lancet),以及其它声望相当的刊物杂志。

  除了对食物的选择,当然还有很多因素也会影响你的健康。臂如运动与笑对健康有益,吸烟及饮过量的酒则有害;发泄情绪是有益的,反之压抑则有害。另外,对人生乐观积极的态度可能比什么都重要。

  马克·布朗斯汀的句子可改写如下:

  一个带着愉快及感恩之心吃香肠、喝啤酒的人,也许会比一个吃面包、芽菜而心存恐惧及疑惑的人,来得健康。

  然而,这并不表示我们没有很好的营养方针来帮助我们活得充实快乐;近代的营养科学研究强烈地指出:营养对人类福祉及快乐具有绝对的重要性。

  人类第一次大规模的素食实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传统的肉食观念首次公开地受到较大学术团体的强烈质疑。

  有关肉食的传统观念首次被较大规模的先进地区质疑,在大战中,丹麦的进口完全被联军封锁,因为担心可能因此造成粮荒,丹麦政府指定米可尔·汉德第医生来协调发展一个全国粮食配给计划。汉德地医生的做法,是把国内生产的谷类拿来喂人,不为生产肉类而拿去喂家畜。此篇报告被刊登于美国医学协会杂志。这是第一次以超过300万人为对象所做的大规模素食实验。

  这件事的结果令科学家们惊愕不止。当他们计算哥本哈根在食物最缺乏那段时间(1917年10月至1918年10月)的死亡率时,发现因疾病而去世的死亡率,是有历史以来最低的。事实上,这段时间的死亡率比过去18年的平均数整整下降了34%!

  看到这样的资料,很难不让人想到丹麦的全国素食与巨幅下降的死亡率有连带关系。

  心存这种想法的科学家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得到更多发人深省的数据。在大战当中,挪威被德国占领,挪威政府被迫大量减少,甚至完全断绝肉类的供应。

  结果再度使科学家们大为惊异,死于循环系统疾病的死亡率极戏剧化地降低了。挪威人在战后恢复了原有的饮食习惯,可想而知,死亡率也相对增加了。在整个变动期间,动物性油脂的消耗量与循环系统疾病的死亡率之间的相关性,近乎数学的准确性。

  无意中发现这个关系的研究人员,想要知道这是否仅是巧合,因此他们的眼光转向其它的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及瑞士的肉类及肉制食品消耗量也减少了很多,研究人员发现,这两个国家的健康情形亦有可观的改进。在英国,婴儿与稚龄幼儿的死亡率降到从未有的低,同时贫血症的罹患率也降了非常多,儿童的成长率及牙齿健康情形亦比过去任何时候好,还有很多其它迹象显示健康情况大幅改善。

  素食可使健康情形改善的可能性,是越来越不容忽视了。

  世界上最长及最短的平均寿命

  医学研究人员当然明白这些战时的素食实验,并不是什么合乎科学的实证。可是那些结果确实显示了素食与健康的相关性,很多研究人员也为这些资料的结果,而广泛地研究不同的饮食习惯对人类身体健康的影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所做的研究工作是从来未有的规模,在人类历史中,99.999%的人习惯性地认为,吃所有可以找到,所种植、所杀猎或所畜养的东西;但是,什么才是最理想的饮食?不同的饮食可能会对健康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些问题从来未曾被深入探讨过。像这样的问题,在以前是连想都不可能去想的。

  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科学家们首次广泛地收集,并编纂全世界各种饮食习惯与健康有相关联性的统计资料。

  这些数据中,一个不断出现的事实就是:大量肉食与短寿之间强而有力的相互关系。爱斯基摩人、拉布兰岛人(Laplanders)【注释1】、格林兰岛人、克基族人(Russian Kurgi tribes)等很明显地,有最高的肉类消耗量,同时平均寿命也最短──通常只有30岁。

  (【注释1】译者注:居住在北欧之一地区,包括挪威、瑞典、芬兰之北部及前苏联的可拉半岛的人。)

  艰苦的气候并非造成这些地区短寿的唯一因素,其它住在严厉的气候中,但很少吃肉或完全以素食维生的民族,却有着世界最高的平均寿命。举例来说,在世界性的健康统计资料中发现:为数不少的白俄人、尤克坦印地安人(Yucatan Indians)、东印度托达人(East Indian Todas),以及巴基斯坦宏萨克特人(Pakistan Hunzakuts),都有高达九十至一百岁的平均年龄。

  美国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学技术;有最温和的气候;而美国肉类及动物类食品的消耗量也跻身世界最高消耗量国家之一,平均寿命却成了先进工业国家中最低的。

  世界上寿命最长的几个文化种族是:居住在厄瓜多尔安地斯山的维康巴斯人(Vilcambas),居住在前苏联黑海地区的爱布克逊人(Abkhasians),还有居住在北巴基斯坦喜马拉亚山的宏萨人(Hunzas)。虽然这些种族分散在地球上不同的各个角落,研究人员却在他们的饮食习惯中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雷同处:这三个种族全是素食或几近素食。宏萨人在这三个种族当中为数最多,他们几乎不吃动物类食品,肉类及奶类品加起来只占他们所食卡路里的1.5%。

  最让实地访问过这些种族的研究人员惊异的是,这些人不但活得很长命,活得充满活力,而且毫无迹象显示他们患有困扰美国老人的退化性疾病。

  他们一直工作,游玩到80岁,甚至超过;大多数人到百岁生日时还非常活跃,退休一事是未曾听说的。因为他们的饮食不含过量的蛋白质,造成他们结实曲线的身形以及比较缓慢的生长过程。这些边远地区的老人们因为年龄与智慧的累积,生理的退化又有限,因而对社会有很独特的贡献,而且很受人尊崇。

  最省人力的诡计

  牛肉委员会(Beef Council)在大量数百万美元的广告中告诉我们:"牛肉给我们体力"。他们完全漠视了与日俱增的世界性证据──事实正好相反。但是因为我看过以此为题所做的最严谨的科学研究报告,使我不禁想起劳伦斯·彼得的妙语:"偏见是最省人力的诡计,让你不需挖掘事实就可下判断。"

  牛肉委员会与其它肉类提倡者,制造出这个肉食给我们气力的偏见并非巧合,肉业的纯利与这个观念盛行的程度是成正比的,因此肉类业者很尽责地花了数百万元使我们相信:"如果我们真的那么鲁莽,冒险不吃肉,那么我们很快地就会看起来像印度饥民。"

  肉食者比素食者强健的偏见是那么的普遍,这个论调可惜未被确实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令人担心的是,若有够多的人赞同,偏见往往会使人觉得就是事实。

  "素食者不吃肉,是在拿他们的健康做赌注。"这个信念深深错烙在我们心里。似乎每一个想要开始吃素的人,都会听到一个发自内心的单调声音,不断重复着:"肉类给你体力,吃素会令你越来越弱;肉类给你体力,吃素会令你越来越弱……。"

  即使有足够知识的长年素食者,也难免不受到这种集体认知的影响,而在面对偏见被普遍接受的情形下,他们会变得尖锐,自以为是,而且充满防御性。他们或许会感觉到,他们为了辩护自己的饮食方式,不停地与这种集体的文化认知作战;这种认知也许无法用口语表达,但他们仍觉得必须为自己辩护。

  很多发表在有声望的医学与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指出,虽然肉类给人体力与耐力的偏见,经常被张贴在广告板上,同时从孩童时代就已灌输给我们,却是没有丝毫根据的。

  实验报告之声

  在耶鲁大学,欧文·费雪教授设计了一系列的实验来比较肉食者与素食者的体力与耐力。他从三个不同的团体各选了若干人:肉食运动员、素食运动员及素食而罕于运动者。费雪之研究报告发表于《耶鲁医学杂志》(Yale Medical Journal),他的报告似乎不很支持肉是气力制造者这个偏见。

  在这三个团体当中,肉食者所表现的耐力远逊于素食者,甚至是罕于运动的素食者。

  整体说来,素食者的平均分数双倍于肉食者的平均分数,受测的素食者中有半数是罕于运动者,而受测的肉食者则全是运动员。在分析了所有可能影响测验结果的因素后,费雪做了一个总结:

  ……肉食者与非肉食者之间的耐力差别,完全在于饮食之不同……

  另外有一个可供比较的报告是Academie de Medicine of Paris的Dr. J. Ioteyko做的。Dr. Ioteyko对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做了许多不同的测验,比较肉食者与素食者的耐力。素食者的精力平均是肉食者的二到三倍;素食者甚至只用了他们对手1/5的时间就从疲劳中恢复体力。

  1968年,丹麦有一个小组的研究员用固定住的脚踏车,对同一群人于不同饮食的情况下做了体力与耐力的测量;这一群人在食用与肉混合的食物一段时间后,做了踩脚踏车的测验,他们平均可踩114分钟。

  同样的一班人,稍后食用含高量肉类、蛋类及乳品类食物,经过相同的一段时间,又做了踩脚踏车的测验。在高肉量饮食下,他们的成绩戏剧性地掉到平均只有57分钟。之后,这批人的饮食又被换成了纯素食,包括谷类、菜蔬及水果,然后再去踩脚踏车,不含动物肉类的食物对他们的表现似乎没有什么妨碍──他们平均踩了167分钟。

  类似上述性质的实验,不论是在何时或何地进行,结果都是相同的。

  比利时的医生们,很有系统地比较了素食者与肉食者抓握力测量器的次数。素食者轻易地以69次的平均数赢了,而肉食者平均只能做38次。如同其它测量肌肉恢复时间的研究报告所示,素食者比肉食者自疲乏中回弹的速度要快很多。

  我知道很多的研究报告都有相同的结论,但是我却不知道有哪一个是持不同的见解。结果是,我必需承认,在面对了压倒性的证据显示肉食的负面效果后,我很难再严肃地去听肉业骄傲地宣称肉给我们气力了。

(责任编辑:light09sh 评论:0人气:0
Tags:素食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