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素友书刊 » 正文

鼓励吃肉的美丽糖衣(新世纪饮食连载11)

2012-12-28 作者:[美]约翰·罗宾斯 来源:腾讯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鼓励吃肉的美丽糖衣

  在非洲,一位传教士某日独行时,听到一头狮子走在他后面的步伐声。"主啊!"传教士祈祷着:"请你保佑,走在我身后的狮子是信仰基督的好狮子。"

  祷告完后一阵沈静,传教士也听到狮子在祷告:"主啊!我们感谢你所给与的食物。" ──克里夫兰·艾摩瑞

  习惯使人安于暴行。 ──萧伯纳

  不管怎样,你还是在切熏腊肉

  希特勒在德国崛起时,很多有思想、有见解,知道希特勒为人的人士,并没有采取行动来阻止他。他们知道希特勒竞选的宣传用词,只是他不停追求权力的假面具,他会不择手段来达到目的。这些人士就沉默地站在一旁,看着纳粹夺权成功;因为他们害怕若是发出异议,命就保不住。

  但是有人发出异议,艾德加·库弗为了唤醒同胞的良知,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库弗被关在大丘(Dachau)的集中营里面,他的罪名是什么呢?库弗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大丘是地狱中的地狱,库弗想办法偷到纸和铅笔,偷偷写日记。库弗只能利用不受人监视的珍贵时刻来写日记,再把他的秘密埋在地下。他心里很明白,若是纳粹发现了他的日记,他的下场会如何。

  1945年4月29日,联军解救大丘,库弗也重获自由,他的日记不再是秘密了。艾德加库弗的日记今天成为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特别馆的收藏品,在一篇名为《动物,我的同志》文中,库弗是这么为的:

  这篇文章是在大丘集中营的各种残刑酷法中写成的。那是我在生病时偷偷在医院里写的,死神无法随时都紧跟着我们;曾经在四个半月内,12000人成为死神的俘虏……

  你问我为什么不吃肉?你对我的行为感觉费解……我不吃肉,是因为我不能拿其它生灵的痛苦和死亡来滋养我的身体。我拒绝吃肉,因为我本身都在承受很大的痛苦;设身处地,我自然可以感受到其它生灵的痛苦。我并不是在传教。我写这封信给你,因为你老早就觉醒了,知道要理智地去控制感情的冲动,身心内外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你也知道最高法院就在我们的良心里……

  我无意在此指责任何人的不是……我认为这是我的责任,激励我自己的良心……重点是──我希望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成长。那个世界里,与道德观契合的更高法律能为人民带来更多的幸福;那个世界里,上帝的十诫中所说的"他们应该相亲相爱"为大家所奉行。

  艾德加·库弗已经见识够这残忍的世界,而希望住在一个由爱来统治的地方,希望他的祈祷能够成真。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艾德加库弗搬到芝加哥去定居。讽刺的是,芝加哥曾经是全美国屠宰场的中枢,现今每年还宰杀上百万的动物是芝加哥动物屠宰业中心,恶名昭彰的"联合屠宰场",现在也关门大吉;唯一留下的痕迹,只是往日屠宰场的大门,戴利市长已经把该处列为历史古迹。据说,屠宰场大门的设计和大丘集中营的入口非常相似,硬件设计相似;背后是否也有相似之处呢?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上百万的德国人大概知道犹太人、吉卜赛人和艾德加·库弗之流的和平主义者,被送进奥斯维辛(Auschwitz)或大丘的集中营,但是他们不知道集中营里面无尽的恐怖事实,而且大部分的人也宁可不要去了解真相。事实上,当艾德加·库弗等勇者想要告诉德国人实情时,这些勇敢的声音想唤起德国人心理潜伏的人性,却时常受到镇压。当时弥漫着一股压抑的风气,大家集体决定,为了避免无边的痛苦,根本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在沦陷区也是如此,麻木的心灵比比皆是。有些人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被纳粹追捕的人士,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努力去漠视恐怖、害怕,假装没有什么差错地过日子。虽然很难避免知道一部分可怖的真相,他们仍想法子来阻挡其影响力;他们拿其它事情让自己很忙碌,想办法让事情合理化,让眼光狭窄或转移目标。

  今天这种否定程序,又再度蔓延起来了。我们都知道在某种程度上,今天的世界有大危险,我们都知道核战无处不在的威胁,我们的维生系统快速地破坏,地球上大半居民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我们不停接到地球本身也正承受这场劫难的讯息,不论我们是否明了,其中某些痛苦来自工场式经营的农场和屠宰场。

  思考这些问题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甘脆就把它置之脑外。我们的态度倾向于否认这些必须承受的痛,因为这是场剧痛,而且整个问题的焦点使人害怕。

  但是,我们越是成功地逃避那最深的人性反应,我们就越有无力感、庸碌感和孤寂感。我们越是避免分担世界之痛,越是和这个世界疏离;并且以过滤会引起这种感觉的信息,来压抑我们的痛苦。但就因为这股讯息虽然不是好消息,却极需要我们的回应。

  只有面对已经发生的暴行,我们才能透过自己找到答案,从制造不必要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同时也让动物不再受这些不必要的痛苦。

  每项否认的行动,不论是有意识或是无意识,都是放弃我们回应的权力。 ──乔安娜,罗杰·梅西

  疗伤止痛的过程需要我们从否定一切里走出来,承认并表达我们对这些现状的感觉。无需道歉或胆怯,只要承认并表达我们对这些现状的感觉,在我们悲伤的深处,可以找到彼此的衔接点和有所行动的力量。

  当我了解人类对今天供食用动物的所作所为时,一次又一次,我得面对自己那种想逃避事实,采取不闻不问态度的倾向;很多时候,当我被悲伤和愤怒弄得招架不住时,我怀疑继续去发掘看来是无休无止的残忍行为,倒底值不值得?

  有时候,我好像混身上下都想忘掉工场式经营农场的真相。但由于我愿意去面对所发生的这场浩劫,在我人性深处,也涌起一股呼应的力量。这股力量,可以响应恐怖,转孤寂、漠然和被动的心态为发掘真正疯狂肇因的一种承诺。

  假的熏腊肠

  今天,有很多有力的利益团体从现代农、畜牧业里,以不仁道的经营方式获利。只要我们不清楚工场式经营的农场和屠宰场里的真实情况,对他们都是有利的;他们不希望我们知道他们贩卖的动物肉类背后的真实故事。

  这些利益团体特别注重"保护"小孩子,不希望他们了解实情。孩子不会像大人般那么容易去把事情合理化或是根本视而不见,孩子们不愿意受到抑制,但是他们很敏感,也很容易受到感动。因此,那批因为大人集体否认事态的严重性而获利的人,责无旁贷地要使孩童接受被加了厚厚一层糖衣的动物养殖课程,这样一来,否认的种子既早又牢地深植在孩子的心里。

  全国牲畜和肉类委员会把及早教育国内的孩子和让他们一生都吃肉,列为工作重点,该委员会在1974年~1979年的年度报告中说:

  美国3700万的小学生及1500万名中学生,是肉类委员会特定的诉求对象。

  特别指出国内的学生是肉类委员会特定的诉求对象,并非他们有什么特别神圣的宗旨来教育下一代。美国肉类学会对成千上万的学校寄送教材,其中之一为《牛肉的故事》。这些神话故事里少了什么,故事里一点也没有动物受到虐待的蛛丝马迹。

  刚开始,小牛无邪、快乐地跟在母牛身边;接下来,小牛在饲养场里享受好时光,又很高兴地被运进牲畜集散中心;最后我们看到它显然很快乐──有这么多公司出价争取宰杀小牛的权利。

  这么幸运的小牛,看来它的主人是一直好好照顾它,直到它的肉放在柜台上卖出为止。

  其它的教材也同样曲解动物的遭遇。从《猪肉的故事》里,学童看到的是面带笑容的猪──从出生直到变成猪肉为止。

  加州牛肉委员会的负责人表示,加州800所初、高中,大约占了全州过半数的公立学校,都收到牛肉委员会提供的消费者信息。他说,在特定的一年里,大概50万份相关档直接分送到加州的高中里去,超过100名老师也收到牛肉教本、课程、图表和其它相关教材。

  加州牛肉委员会的负责人很骄傲地说:"本会已经成为提供有关牛肉和牛肉业,负责而公正的消息来源。"

  我实在很讶异,加州牛肉委员会居然希望我们相信该会立场公正,因为牛肉委员会惟一的宗旨就是推销牛肉。举例来说,如果该委员会安排学童到工场式经营的农场或是屠宰场去实地参观的话,我会很意外。

  这些利益团体所提供的教材中,学童根本无法联想到现代动物生长的实情,学童无法猜到鸡、猪和牛都是人宰杀以后吃它们的肉;大家有意地忽略一项事实──我们吃的肉都是从这些动物身上来的。"宰杀"、"屠杀"这些名符其实的字眼,都弃而不用,用的都是委婉的字眼如"解决"、"处理",或是把牛"变成"牛肉到店里去卖,把猪"变成"猪肉等。大人教孩子忽略了汉堡肉饼是绞牛肉的事实。

  跨国经营的麦当劳汉堡,花了上千万美金针对儿童做广告,只是广告内容和真实的情况有点出入。麦当劳认为,和孩子沟通时,讲真话不是那么重要,因此在他们制作的一系列广告中,可爱的麦当劳叔叔告诉这批年轻易受感动的观众说:汉堡长在汉堡园地里。(让我顺便一提,扮演麦当劳叔叔的杰夫·胡立欧一定发现,汉堡并不长在汉堡园地里面──他现在吃素了。)

  大部分的孩子热爱动物,当他们了解"肉"后面的真实故事时,常常都很憎恶。但是他们一般都受到"保护",不必面临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当香肠公司把营养教育如《热狗万岁手册》免费分送到学校去,学生从老师手中接过来时,如何能看清其中的实情呢?

  学童对肉类食品所有的了解,都是裹了糖衣的谎言,只是出发点并不是那么无罪的。

  奥斯卡·梅尔肉品公司(Oscar Mayer)对努力灌输学童有关该公司产品所做的工作非常得意。我还记得小时候,奥斯卡·梅尔改装成像香肠般的宣传车,来学校访问时的欢乐时光。大家都玩的很开心,不但有得玩,每个人都还分到一些香肠和咸肉来享受。在欢乐的背后,学童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被该公司洗脑了。我还记得自己唱着经常从电视上看到的奥斯卡·梅尔公司的广告歌:

  啊!我希望自己是奥斯卡梅尔生产的香肠,因为这才是我真正的志愿,假如我是奥斯卡梅尔香肠,每个人都会爱上我。

  多年来,这首广告歌曲是全国电视广播网针对美国青少年所做的广告的重点,广告中的歌声来自一群快乐的儿童。当我小时候,听到这首广告歌并跟着唱时,我也觉得很快乐。

  当时我天真无邪。也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那里会想到这首快乐的短曲背后充满了谎言呢?你要晓得,这首广告歌在小观众的脑海里所留下的印象是:吃了奥斯卡梅尔香肠才是真正在"爱护"动物,因为这些动物也唱得很带劲,希望早日加入香肠的行列。

  假如我们相信荒谬的事情,我们就犯了严重的错误。--伏尔泰

  今天奥斯卡梅尔公司把所谓的营养教育的资料,分送到全国各级学校里去,其中包括《我希望我是奥斯卡·梅尔香肠》主题曲的歌词、乐谱和合音。该公司的建议是,学童能以进行曲的拍子来唱这首曲子。

  在以儿童为诉求对象的新广告里,一群快乐的小孩子一面吃熏腊肠,一面欢乐唱着"我的熏腊肠有个名字"的歌,广告再次制造了"欣喜的动物乐于让小朋友吃它们"的效果。

  全国乳业协会也分送了一卷《杰姆叔叔的牧场--暑假时去拜访海伦婶婶和杰姆叔叔》的彩色影片给各个学校。片子看起来真是甜美温馨,但是孩子们从中对牧场的了解和认识,和真实情况真是相差太远了。

  这让我想起乳品业的另外一则电视广告,一个人假装成牛的声音说:"我们母牛对杰西媚(产品名)竭尽所能"。说的好像母牛受到妥善的照顾而非常感动,只好用牛奶来表达最自然的感谢之情。在另外一则广告里,一个低沈的男声告诉观众,其公司出品的牛奶来自"知足满意"的牛;他们指的大概是,所有动物中本性最温和的牛也得服用的镇静剂吧!

  揭开真相

  假如某人突然知道了被隐瞒的真相时又会如何呢?无庸置疑地,他会十分震惊,会引来更多迷惑和不安。亨利·沙特在他所著的《和野蛮人共同生活七十年》(Seventy Years Among Savages) 中,和我们分享他的经验:

  ……当时我发现自己很惊讶地了解(时间并没有冲淡这种震憾力),肉是我们三餐的主食,我也把肉和面、水果、蔬菜一视同仁──都是餐桌上的食物。但是肉是牛、羊、猪这些活生生的动物大批宰杀后的尸体。

  另外一个人回忆:

  我震惊得哑口无言,只是坐在那里瞪着我的餐盘。天杀的!我实在无法相信我正在吃火鸡!在我眼前的就是火鸡腿──隐藏在蔓越橘和调味酱里。在感恩节这一天,有什么好值得火鸡感恩的?

  肉类业者完全靠我们不愿意去面对人类贪食动物尸体的事实而获利,所以小羊和小牛的内脏也换了比较好听的名字来卖。假如你知道"落基山蚝"指的就是猪的睪丸的话,你还会有食欲吗?

  我们的语言正好成为否认事实的工具。当我们看着死牛的身体时,我们称之为牛肉;当我们看着死猪的身体时,我们称之为火腿或是猪肉;我们已经很自然地不从动物的角度来看它们,甚至也不从动物存在的角度去观察。

  亚历山德拉·托尔斯泰的著作──《托尔斯泰:家父的一生》(Tolstoy: A Life of My Father)里,提到有一次她的姑姑来吃晚饭,父亲决定要让她姑姑认识她自欺欺人的饮食习惯。

  姑姑爱吃东西,可是我们请她吃素的食物时,她很愤怒,说不吃这些剩菜,要我们煮肉、鸡给她吃。下次她再来吃晚饭时,看到一只活鸡绑在她的椅子上,一把大刀放在她的餐盘里时,她吓了一大跳。

  "这是干什么?"姑姑问道。

  "你要吃的鸡肉。"托尔斯泰说着也忍不住笑。"我们都不愿意杀它,因此我们把一切材料都准备好了,请你自己去动手。"

  很显然的,姑姑也被想吃肉就得去杀鸡的事实吓到了。她和我们大多数的人一样,不希望知道肉是哪里来的。大多数的人都愿意吃肉,但是却不愿意看到动物的血:只想自视为消费者,而不是杀生者。

  一切都很简单。

  1.这是一场比手画脚的猜谜游戏──依据压抑和谎言而设计。

  2.了解事实不利于肉类业者。

  3.有良心不利于肉类业者。

  4.对生命的感受力不利于肉类业者。

  5.矢口否认--肉类业者必备的要素。

(责任编辑:light09sh 评论:0人气:0
Tags:糖衣 吃肉 新世纪饮食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