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素友书刊 » 正文

您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来做选择吗?先从鸡开始(新世纪饮食连载7)

2012-12-11 作者:[美]约翰·罗宾斯 来源:腾讯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速成鸡

  前言: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都想尽量减少这世界上受的苦难。我希望消除无谓的暴力与痛苦,在任何场合,我都支持为达成这项目标的积极方法。但是,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从来也没想过,我的饮食习惯对这个世界会有怎么样的影响。我知道人类宰杀动物来吃它们的肉,难道这不是自然界的法则吗?生命中的食物链,不就是这样运行的吗?今天美国供食用的动物不只被宰杀,它们的一生中还有其它遭遇。发现这些真相改变了我的一切想法。

  第二章 你熟悉却并不了解的朋友

  1. 先从鸡开始

  教小朋友不要踩死毛毛虫,不但对小朋友有益,同时也救了毛毛虫一命。

  -- 布来德利·米勒

  一个国家伟大之处,可由该国对待动物的方法中显露无遗。-- 甘地

  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都想尽量减少这世界上受的苦难。我希望消除无谓的暴力与痛苦,在任何场合,我都支持为达成这项目标的积极方法。但是,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样,从来也没想过,我的饮食习惯对这个世界会有怎么样的影响。我知道人类宰杀动物来吃它们的肉,难道这不是自然界的法则吗?生命中的食物链,不就是这样运行的吗?

  今天美国供食用的动物不只被宰杀,它们的一生中还有其它遭遇。发现这些真相改变了我的一切想法。

  我知道的越多,我就越相信,假如大家对事实真相了解的够多,那么对食物的选择也会做很大的改变。这项改变意义深长,不但能改善自己的健康,同时还能减少世界上的苦难。

  它一点也不懦弱

  让我们先从鸡开始吧!想了解鸡的生长环境,最好先知道鸡是怎么样的一种动物。遗憾的事,大多数的人对鸡,都有先入为主的偏见。在英文里,鸡常常是懦夫的同义词。

  但是,这只是人类的偏见罢了!鸡的确神经敏感又很容易受到惊动,但绝对不是没有胆量、怯懦的动物。雄鸡的骄傲、凶猛和维护自身权益的强硬态度,都是有目共睹的。很多民族都利用斗鸡这项娱乐,把这个事实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在全世界很多文化中,也以雄鸡强有力的精神以及它的名字,来代表男性生殖器官的同义字。在全世界的语言里,"公鸡"这个名词,也代表人类男性的性能力。

  相同的,母鸡也不是我们印象中那种胆小的动物。保护小鸡性命时,它奋不顾身──即使对方是身材比它更大的鸟类,而母鸡的胜算也不是很大的时候。研究鸡族多年的科学家E·L·华生观察一只母鸡在保护它的小鸡免受乌鸦凶猛攻击时写着:

  我知道一只老母鸡在苏格兰西部海边靠近悬崖附近照顾它的小鸡,乌鸦也在那里筑巢。一般来说,家禽看到乌鸦的黑翅膀,总是立刻吓得找避难的地方,它们不敢去和比自己强大的乌鸦抗争。但是这只老母鸡却牢牢地站在那里,鸡毛竖立,眼睛里露出挑战的光芒来保护它的十只小鸡。它这种面对强敌的勇气,使得它在两只乌鸦入侵时,只损失一只小鸡。

  鸡并非我们所想象那么胆小的动物,而且大家公认鸡是很笨的动物,这也是没有一点事实根据的。

  各位请注意,我的意思并不是说鸡是所有动物中最聪明的,但是我很了解,人类对聪明才智所下的定义是相对的。比如说,假如由原住民设计一套智力测验,那么所有西方文明大概都不及格。对聪明才智,我们有一套很方便又很自助的定义,比如动物做了几项动作,人类称之为本能;假如人类为了相同的原因做了相同的动作,我们就称之为聪明才智。

  我个人还不敢马上为鸡的聪明才智下定义。我不愿意用和它们毫无关联的价值标准来评估它们。只是当我对鸡是何种生物和它们的作为了解得越多,我越对它们特有的聪明才智印象深刻。

  一位自然学家拿了约21枚珠鸡【注释1】的卵给1只母鸡孵,他想看看会有什么结果?这些小小的硬壳蛋和普通鸡蛋完全不同,但是这只母鸡全心全意接下这份任务,没有任何抗议地好好照顾这21枚珠鸡卵。

  (【注释1】珠鸡,英文名为guinea fowl,原产于非洲。体羽灰色而有白斑点。头和颈部裸露,裸露处皮肤色深或粗糙有皱折。头顶可有羽冠或角质突起。珠鸡又叫珍珠鸡、普通珠鸡,广泛饲以肉用,或作家卫(稍遇惊扰即大声喧叫)。)

  在一般思考模式下,我最先的想法是:这只母鸡太笨,不知道这些不是它自己的蛋。当珠鸡破壳而出时,母鸡好像也不介意它们不是它的小鸡。这些长得像松鸡、举止又不像鸡的小珠鸡,也没有给这只母鸡带来任何困扰。当然,我仍以为这只母鸡太笨,看不出来这些珠鸡不是小鸡。

  我是大错特错!它比我更早就接受事实真相。母鸡照顾小珠鸡几天以后,就带它们到树林里去,它并没有带着小珠鸡去吃人为鸡准备的饲料,它在蚁窝附近掘出白色的蛹来──这不是鸡,而是珠鸡的食物。小珠鸡马上吃得津津有味!

  这只母鸡怎么会知道呢?它表现的是何种形态的聪明才智呢?还是这些珠鸡和它心电感应,所以它知道它们的需要呢?这就不是人力所能及的啊!

  另一个例子,自然学者拿了数枚鸭蛋给一只母鸡去孵,母鸡就像孵自己的蛋一般尽心尽力。当小鸭子破壳而出时,母鸡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样子。母鸡虽被整件事弄得很迷糊,但它却做了件没有任何母鸡或小鸡做过的事情──它走到靠近溪边的一块木板上,咕咕地唤着小鸭子跳进水里去。

  这些母鸡知道如何照顾它们所孵出的非我鸡类的幼儿,对我而言,实在是件很神秘的事情。何以这些母鸡都做到了?当我们说在某人的保护翼下,母鸡的作为实在真正说出那种保护和照顾的意义。

  人类不幸和大自然缺少接触,所以大概不知道它们其实是多么伟大的母亲。但是自有文字记录以来,母鸡一直是发扬母性光辉最高的象征。其实,古罗马人非常赞扬母鸡的母性,他们常以"母鸡的孩子"这句话,来形容一位幸运,受到良好照顾的人。

  破碎蛋壳中昂立的脆弱小鸡

  虽然大多数人对鸡的记忆和经验,都被毫无根据的偏见所污染,但是看着新孵出来的小鸡,从母鸡的羽毛下伸出了小小的头,黄色的小喙也开始准备行动,整个画面实在令人难忘。对大多数人而言,新孵出来的小鸡,代表了无邪和可爱。

  但是,也许这些小鸡本身表达了更深、更鼓舞人心的讯息。这破壳而出的过程,我们也可以用于代表我们需要抛弃旧的束缚,推开并冲出以往合乎我们需要所设的界限,因时过境迁,现在得置诸脑后的一种象征。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新孵出来的小鸡和我们心目中的懦夫,真是风马牛扯不上一点关系,它们代表了勇气。当它们破壳而出时,那里会知道将面对何种情势?当它们破壳而出时,赤裸裸地,崭新地,站在不能还原的破蛋壳中,开始了一段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的旅途,对未来一无所知的旅途,这一切只是因为它们命运如此。

  然而这些新孵的小鸡,使我想起人类的勇敢精神,及身为自然界一种生物的情况。我们不也是被进化论的规则,使我们自身成长与开拓的潜力所驱使而往前走吗?身为人类,置身于原始时代及过去的遗迹与蛋壳里,不知将来会进化到何种程度,不也同时在梦想最崇高的人生目标吗?

  鸡比人所想象的还要敏感,这点是无庸置疑的。维吉尼亚工业学院的研究显示,爱心照顾下长大的鸡,发育情况比较优良。该校的研究员对着一群小鸡温柔地讲话跟唱歌,因此,这群鸡也比较友善;和其它没有受到照顾的鸡吃一样份量的饲料,体重却增加得比较快;对病菌的抵抗力,也比受忽略的鸡要强。

  欢迎到鸡的天堂

  今天美国的养鸡业,绝对不是采用对家禽爱心满溢的方法,或者是我们脑海中所浮现鸡群在谷仓边漫步的画面来养鸡。过去3年里,养鸡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鸡都是放在户外,在地上东挖西掘找虫吃,对日月星辰也很熟悉。天将破晓的公鸡啼叫,更是它们和自然界日夜交替的现象深深契合的许多象征之一。

  但是今天一切都改观了,美国的养鸡业已经完全企业化,我们不再生活在谷仓式养鸡法的时代。我很遗憾地说,今天我们是活在生产线养鸡法的时代。

  摆在灯火通明的超级市场里,包装整洁的鸡肉和鸡蛋放在货架上,看着这些货品,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隐藏于其中的故事。这些鸡肉和鸡蛋看起来干净又可靠,完好的包装,也有很明确的标签。

  当我站在布置很有品味的超级市场里,空中传来悦耳的音乐,看着鸡肉和鸡蛋包装纸上笑容满溢的鸡群插画,一切是这样美好,要人相信其中有任何差错是不容易的。所有的表面功夫,都在向顾客保证:现代的鸡,只只快乐,也受到良好的照顾,业者也尽全力提供最佳质量的鸡肉和鸡蛋。

  全美国最大鸡肉公司之一的普渡公司(Perdue Inc.)的广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该公司的总裁在广告中告诉我们,他的鸡都住在像天堂般的鸡舍中。

  形容现代鸡舍像天堂,实在跟事实距离太远了。

  首先要澄清的是,现代养鸡业不但不再是以往的放牧式饲养法,更正确的说,应是工厂式生产法。说是养鸡工厂,因为这些鸡一辈子都住在完全没有自然采光的房子里。谷仓时代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现代鸡肉生产机器化的世界里,没有谷仓和庭院的空间,有的只是生产线、传送带和日光灯。说是养鸡工厂,因为我们无视这些鸡是骄傲、敏感的生物,完全忽视鸡的心境,一点也不在乎它们是活生生、会呼吸的动物,反而把它们当成死板的货品来处理。说是养鸡工厂,是因为生存于其中的鸡,已经被剥夺掉人所能想象,所有自然界赋予它们的表达本能。

  现代养鸡工厂和我们心目中的农家,有很大出入。他们认为动物只是原料,随我们的需求而提供消费。

  我希望自己在夸大其词,我希望我只是陈述某些经营不善的独立个案。然而事与愿违,我所揭露的是,全国98%的鸡肉和鸡蛋的生产方式,我所揭露的是,如《家禽世界》(Poultry World)、《家禽论坛》(Poultry Tribune)、《家禽文摘》(Poultry Digest)、《农夫和豢养家畜者》(Farmer and Stockbreeder),以及《农业杂志》(Farm Journal)等专业杂志,每期刊载的经营技巧与实际应用。

  在养鸡工厂生产在线的鸡,今天在英文里已不再称之为鸡(Chicken)了。假如养这些鸡是为了要买它们的肉,则称之为肉鸡;假如是为了要卖蛋的话,则称之为蛋鸡。不称动物的本名,而以它们所生产的食物对人类有多少价值来为动物命名,这件事本身看来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这是让我们忘掉动物也是众生之一,并有其尊严的大计划之一。其实养鸡业者特别强调:不要视动物为动物。

  现代的蛋鸡实在是部很有效率的机器,可以把我们提供的原料──饲料,转换成产品──蛋,中间还不需要任何机器维修的工作。

  --摘自《农夫和豢养家畜者》杂志

  母鸡的团体生活

  著名的英国人种学家,也是《裸猿》(The Naked Ape)一书的作者戴斯蒙·毛利斯,曾经就现代笼式养鸡法发表下列的评论:

  任何曾经仔细研究鸡的团体生活的人都明白,它们的世界既微妙又复杂,鸡的行为需求里面,食物和水只占很小的一部分。除了进食方式以外,每只鸡的脑袋里,都有一套很复杂的驱策力和反应的程序,来应对充满特别地盘、筑巢、择木而栖、保持清洁、为"人"父母、攻击入侵者和性行为的生活。关在笼子里养大的鸡,完全没有机会经历这些行为。

  鸡的本性是极为认同团体的动物。在任何的自然环境里,不论是在农场或是野外,鸡自然形成自己的社会层级结构,也就是一般人所知道的啄食秩序。在鸡的食槽或是自然环境里,每只鸡都长幼有序,在鸡的社会结构里,按层级越高越优先进食的方式来摄食。

  社会秩序对这些鸡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根据《新科学家》杂志(The New Scientist)所发表的论文显示,在90只鸡这样大的团体里面,通常每只可以保持很稳定的啄食秩序,彼此认识对方,也了解自己在整个鸡群结构中所处的地位。

  但是,假如鸡群里拥有超过90只鸡的话,情况就不是这样稳定了。当然,在任何一种自然环境下,整个鸡群不会变成那么庞大;但是在"鸡的天堂"里,每个鸡群都拥有超出90只鸡的数字。

  现代鸡群有多大呢?根据《家禽文摘》报导,在典型蛋鸡场里,一个食库里,8万只鸡算是一个鸡群。

  就像一只母鸡

  生活在这种状态下的鸡,完全不能满足建立社会秩序的意识,以及它们在此社会秩序中的地位──这是最基本也是最优先考虑的本性。

  这种情况下造成的结局并不圆满。由于鸡无法建立任何社会认同感,这些困兽只有不停地彼此攻击。缺乏活动的空间,因为无法满足社会秩序基本需要而产生的挫折感,把这些鸡都逼疯了。在挫折感的驱使下,鸡凶猛地互啄羽毛,甚至想置对方于死地。业者当然也注意到这些现象,但是着眼点完全在于对利润会产生何种影飨上。

  在密集环境下生长的鸡,很容易养成互啄羽毛和暴力行为等严重的恶习。这种恶习代表了低生产力和利润减少。

  ──摘自《农业快报》(The Farming Express)

  任何会影响养鸡业者利润的鸡的行为,都被业者称之为"恶习",这个名词真是让我沉思良久,把鸡放在这种环境里生长的好处到底在哪里?

  既然这些鸡坚持表现其骄傲与敏感的本性,甚至在这样诡异的生长环境里,也努力表现其出于自然的愿望,管理现代工厂式的养鸡专家,实在应该想办法来应付这种情况。

  这些专家非得想出因应的对策不可,因为如果大批的鸡互啄而死,则鸡财两失,这是他们不希望见到的结果。这些专家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当然是使整个情况更不自然。

  现代养鸡业者较愿意使用的方法是,切除一部分的鸡嘴,一般称之为去喙程序。去喙的办法一点也没法减少鸡因为被生长环境所限而攻击彼此的互啄行为。但是鸡在去喙后,不会因互啄而减少公司利润。

  经营现代养鸡场的管理人员,根本不管去喙过程会切除鸡嘴上极敏感的柔软组织──类似人指甲下面的肉,会为鸡带来极大痛苦;也无视于把这些动物身上最重要的一部分切除,使它们变成残废的这项事实。

  现代养鸡业者对去喙的结果都十分满意。几乎所有的养鸡业者都使用这种方法,让鸡在充满压力、不仁道又拥挤的环境里活下来,而这种生长环境,是造成鸡不自然地彼此攻击和暴力行为的罪魁祸首。

  即使从锱铢必较的观点来看,去喙还是有缺点的。根据一本农业刊物记载:

  有时候,去喙的鸡又会不正常地长出新组织来,使得这只鸡无法或是难以进食,这种情形不曾在普通正常的鸡身上出现。

  这些养鸡专家对这批毫无感激之情的去喙鸡很不高兴,因为它们无法从奶嘴式的供水器中饮到水而渴死;或是没法吃进离它只有数寸远的饲料而饿死。还有,他们对按照计划应增加至何种体重,却因进食有问题而未达到目标的鸡,也很不高兴。这些,可都不是养鸡专家乐于见到的,因为鸡肉是论磅卖的。

  现代养鸡专家可不会被去喙鸡的死亡和残废现象击败,今天的鸡肉商利用广告来对抗这些损失,并增加公司的利润。广告词告诉一般大众,他们所养的鸡"非常快乐"。一家大规模的肉鸡业者,从派拉蒙公司的广告里请了黑人影歌星碧尔·柏莉(她对真实的情况不会比一般人了解更多)向观众保证,派拉蒙公司照顾它的鸡,"就像母鸡照顾它的小鸡一样"。

  这真是一项了不起的声明。我们可曾看过有多少只母鸡把小鸡的喙除掉,还逼着自己的孩子住在无法建立一种社会认同感,而把自己逼疯的环境里?

  农业企业产下的蛋

  在"鸡的天堂"里,利用控制动物生长环境来制造最高利润的人,可真是个专家。当蛋鸡开始减产时,业者绝不会坐视不管,尤其是业者发现有种称之为强迫脱毛的方法,可以改善减产母鸡的产卵率时,惊慌和力竭的减产母鸡,突然发现自己又掉进无底的黑暗中。

  此时,每天连续17小时的人造灯光完全关掉,同时也没有食物和水。在黑暗中连续两天停水停食后,母鸡可以开始喝水,但是仍然没有一丝光线或任何食物,最后光线和食物会回到正常供应的标准。 熬过这段具有"创意"的程序的母鸡,身心俱疲;在自然的情况下,会脱去原有的羽毛,长出新的毛来。

  经过强迫脱毛的噩运后侥幸存活的母鸡,又再回到产卵的行列,大概还可以再活2个月。期限到了以后,这些母鸡就加入原先并未通过强迫脱毛的鸡的行列,变成我们碗里的鸡汤。

  希望这些母鸡从没水没食物的日子里学到些教训,因为这些养鸡场的管理人员从中学到了些东西。"宰杀母鸡前3小时不再喂食"──这是家禽论坛杂志提醒业者,不要喂食待宰的鸡的头条新闻。这本专业杂志很聪明地计算过了,在宰杀前三小时喂进去的饲料,无法及时变成鸡肉,这些饲料停滞在消化系统里,对业者而言,反而是浪费饲料。

  鸡的天堂中的佳肴美食

  在我们咽下鸡肉以前,你可知道住在鸡的"天堂"里的幸运居民都吃些什么吗?专家在《科学的美国》(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上所发表的《鸡肉生产》一文中,表达了对饲料质量的关切。现代鸡所吃的食物与它们在自然环境下觅食的食物,内容完全不同。鸡的饲料完全是实验室的产品。

  养鸡人的心得是这样的:

  美国今天所养的鸡,从生下来到宰杀前所吃的饲料里都有抗生素。养鸡业者靠着使用抗生素维持大规模的鸡肉生产;很多鸡在尚未为主人赚钱前就夭折了,但是不用抗生素等于是养鸡业开倒车,回到古老的养鸡方式去了。

  这可真糟糕啊!古老的养鸡方式可没有拼命喂鸡吃磺胺类药剂、荷尔蒙、抗生素和硝。没有了砷,今天养鸡场里的鸡如何能保住命?现代90%以上的鸡饲料里,都含有砷的混合物。

  我以为饲料是以增进鸡的健康为考虑,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肉鸡是以其重量而非健康状态来标价,因此选择饲料的着眼点,完全在于如何以最便宜的方法来增加最多重量。同样的道理,喂给蛋鸡的饲料,也是以最便宜的方法来刺激生产为着眼点。

  因此,这些鸡不是你所想的健康的动物。根据《家禽文摘》的报导,很多鸡罹患"笼鸡疲乏症",这完全是因为鸡骨和肌肉中的矿物质流失,使鸡根本无法站立。

  笼鸡疲乏是鸡的许多现代流行病之一,因为它们的饮食不是以促进健康为考虑点。讨论现代农、畜牧业的经典作品,彼得·辛格和吉姆·梅森报导说:

  养鸡场里的鸡,普遍缺少维生素……导致不正常生长、眼疾、视盲、怠倦、肾病、性发展阻碍、肌肉衰弱、瘫痪、内出血、贫血症,以及变形的喙和关节。在饲料不足和其它情形配合下,造成多种鸡身的畸形发展。对鸡而言,鸡骨脆弱、抽筋、扭曲的下肢、扭曲的小腿、关节肿大,都是饲料缺乏矿物质的症状,有些疾病会使鸡的背骨发育不健全、脖子扭曲、关节发炎。这些可怜的动物,混身是病。事实上,由于可能从鸡身上感染病菌,劳工局已将鸡肉处理业者列入危险工作类中。

  这些悲惨的动物现在时常出现的诸多症状,在数年前是闻所未闻的。落毛是笼鸡最普遍的病状,现在还不清楚落毛是因为时常被鸡笼的铁丝网磨擦,或被其它杂啄到,或是完全出于人工化的饲料又缺乏阳光的关系。不论原因为何,落毛的结果是鸡只直接和铁丝网磨擦。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时十分震惊,根本认不出那就是鸡,它们皮绽肉开遍体通红,看来像是痛苦的化身,而不是鸡。

  我们不可低估现代鸡的健康情形。它们的身心都被逼到歇斯底里的状态,在沙丁鱼罐头般拥挤的鸡笼里,脱了毛的鸡皮不断地磨擦鸡笼的铁丝网,鸡罹患癌症的比例日益升高。政府报告公布,全国大部分鸡群中90%的鸡,染有癌症。

  你我也许会怀疑,在这样一个罔顾动物福祉系统下所生产的食物,健康的成份是多少呢?我们的顾虑,现代养鸡业者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们是群非常团结的集合,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遗憾的是,他们的目标不是你以为的生产健康食品。就像乔治亚州一家拥有225000只鸡的老板弗来德·哈利所说的:

  生蛋的目的是为了要赚钱。除了这个目的外,其它一切都无关紧要。

  哈利先生所说的赚钱,不是每天照顾这些动物的农夫所赚到的钱,他指的是,从市场上产品供不应求赚到钱的公司。养鸡场的农夫,只是广大的鸡肉处理集团和鸡肉生产集团所雇来的帮手,和鸡每天打照面,共同生活在一起,对加诸于鸡的生活情况也有很多感触。

  如果,农夫想要抗议,就会被更胜任的人取代他的工作。他不是现代养鸡业生产策略的发明人,虽然他是这项策略的执行人,却未从中获利。农业经济责任计划的负责人吉姆·海陶尔所做的一项研究显示,在1974年间,当超级市场里,一磅鸡肉的售价是八毛到九毛之间时,养鸡场的农夫只能赚到2分钱。

  当然,赚到钱的企业界经理,乐于在公众眼光中维持传统式农夫的形象。有一天,掌握国内鸡肉生产的一家国际性集团的高级主管,到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会作证时,都穿着工装裤。

  生产在线制造出来的锅中肉

  我们国家里每家厨房锅子里煮的,都是生产线制造出来的鸡,我们却不知道吃进肚子的是受了折磨的动物的肉和蛋;我们不知道这些动物打过针、吃了荷尔蒙和抗生素;染料也进入身体,使得肉和蛋的颜色看起来都很"健康"。我们不但和动物,和自己的味觉脱节,甚至还这么容易受骗。

  有人已经开始怀疑,现今的鸡肉和鸡蛋产品名不符实。喜剧演员乔治·伯恩斯说到他第一次吃炒蛋没放蕃茄酱的情形:

  我从不知道空口吃炒蛋这样淡而无味,吃起来像鸡没有得到好处,拒生有味道的蛋。

  不用说,只要和钱扯上关系,业者不会对没有味道的鸡蛋一事等闲视之。《肉鸡业者》这本专业杂志想出了一个补救办法,这个办法足以证明养鸡业者对食物生产的全盘态度。

  消费者指责我们卖的鸡肉,味道没有以前的好……我们注射鲜味到鸡肉里来克服这项问题。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抱怨了!

  另外一期的《肉鸡业者》杂志很明确地建议:

  研究发明一种或多种物质,把以前鸡肉所有的鲜味加进现代鸡肉身上,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假如这样还不能达成目的的话,不要以为农业企业专家会轻言放弃。虽然今天养鸡场大量使用化学品和药品来刺激鸡蛋生产,养鸡业中的一位领导人物,简洁地建议以一套市场营销策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他的建议是:在鸡蛋包装盒外,歪曲一些事实,写些"鸡蛋是健康食品,人类的自然食品,没有任何添加物或防腐剂"。

  我认为鸡肉鸡蛋生产业晚近的发展,实在让人倍生疑惑。跨国的大型企业和养鸡业者,在罔顾无辜动物受苦的同时,也把根本原则置诸脑后。

  现代鸡肉和鸡蛋的消费者,对这些发展都被蒙在鼓里。养鸡业者刻意不让消费者了解现状,消费者根本不知道鸡是在这种残忍与悲惨的状况下长大,大家每天吃这批可怜的动物的肉和蛋时,根本不知道鸡所受的苦。

  吃了这种系统下制造的产品,后果如何呢?当我们吃了这些可怜动物的肉和蛋以后,它们不健康、悲惨和恐怖的一生,是否也和我们混成一体了?当我们吃下鸡肉和鸡蛋时,是否同时也接受它们那种不得忍受的生活方式?在我的直觉里,我相信的确如此。

  眼前又如何?

  养鸡业者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偏差的作为,他们指出,一切的作为都是在降低鸡蛋和鸡肉的售价。为了达到这项目的,业者以最便宜的方式为杀鸡场养肉鸡,并养蛋鸡来卖蛋。即使整个生产过程牵涉到对成千上亿的无辜动物有残酷的行为,也是无关紧要的。

  农业企业公司最关心的是财务报表上的数字,但是更重要的关键是他们看不到的。虽然他们看不见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更深远意义,但是这些影响仍然存在,没有人可以免于受自己所造成后果的影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命运使我们成为手足,没有人孤独地走完人生的旅途,我们对他人所做的一切,总有一天会回报在自己身上。--作者不详

  不论将来这些养鸡场的负责人会面临何种命运,眼前的他们已经活在一个没有爱心的世界里,视动物如机械,根本就自绝于自然界之外,和生命本身完全脱节;这无异是置身于地狱里。

  假如我们购买,也食用这种食物,我们是否助纣为虐呢?  难道我们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来做选择吗?

(责任编辑:light09sh 评论:0人气:0
Tags:新世纪 希望 连载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