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素友书刊 » 正文

使用暴力只会带来更多暴力(新世纪饮食连载4)

2012-11-23 作者:[美]约翰·罗宾斯 来源:腾讯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椹垙鍥�.JPG 

把它们杀死的行为想来实在恐怖,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灰色猫头鹰"是位非常杰出的猎人,他和依落郭安族 (Iroquois)的安娜哈蕾奥相恋。有一天,他们发现一只母獭在"灰色猫头鹰"所设的陷阱里丧命了,他把母獭的皮剥下来,两人正要离开时,忽然两个小头从水面上冒出来。

在安娜哈蕾奥的鼓励下,"灰色猫头鹰"把这两只因为母亲陷在他设的陷阱中而成为孤儿的海獭救了起来。和这些海獭朝暮相处,对这位伟大的猎人是个具有震撼力的经验,他决定再也不设陷阱捕捉动物了。他很感人地写道:

它们如孩子般的亲密行动及表现爱心的喃喃语声,不单只是对其手足,也和我们建立起欢乐的好关系,它们敏锐的知觉好像洞悉一切。它们像是来自其它星球的小子,只是我们不太了解它们的语言。把它们杀死的行为想来实在恐怖,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所有的动物,包括我们害怕的猛兽,都能够对爱心发生感应,同时也能去爱。最有资格为这句话做见证的,莫过于好莱坞两位最有名的驯兽师拉尔夫·海弗和他的太太冬妮了。他在加州落杉矶附近经营一座动物训练中心,管理训练最凶猛的动物。训练这批野兽上台表演最传统的方法是使动物害怕,使它们的意志力崩溃而受制于人,但是海弗使用完全不同的驯兽方法也很成功。

他说这个驯兽新方法是他躺在病床上想出来的:

使用暴力只会带来更多的暴力──这是二十五年前,我被一只重达五百磅的狮子攻击后,躺在病床上疗伤时沉思的结论。这只狮子和其它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受过鞭子、椅子和吼叫声的'要它怕'式的训练。虽然在这种训练方式之下,狮子也表演了该做的动作,可是它对人类却毫无感情可言。

就像一个被虐待的孩子,长大之后变成去虐待儿童的成人,遍体鳞伤的动物也等着报仇的一天。那只狮子好好地整了我,而我也有一段很长的疗伤期来思量它为何要对我这样。那只攻击我的狮子,就跟几百年来攻击人类的许多其它动物一样,不是因为它们野性未驯,而是因为缺乏爱心。你的狗、猫、马、鱼、猪或是鸟,都是一样的。

"爱的训练"这个主意成形于病床上。我想到动物在生活中的情绪化反应,如果能用恐吓与惩罚这种负面情绪来训练动物的话,那么改用积极的情感来回应动物的需要,也能训练成功。爱的训练方式,效果一定比暴力训练方式要好,因为它能激发动物和训练师一起合作。暴力是能把马赶到水边,但惟有爱心才能让马去饮水。从那时时候开始,这套理论在人类所知道的所有动物身上,都证明有效。我的足迹从非洲丛林到印度的森林;从河马到毒螂蛛;这项理论屡试不爽。

第一次听到这种爱的训练方式,我采取保留态度。但是海弗从河马到毒蜘蛛的训练记录,使人不能掉以轻心。他所训练的动物,在许多电视节目、电影和广告中露脸。但是某些表演,绝不是这些接受爱心训练下的动物能做到的。

马戏团里某些把戏一定要用威胁和恐吓的方式,动物才会在逼迫下演出,积极正面的训练方式一点也不管用。理由很简单:在马戏团里所号召的这些把戏,完全违反动物身体结构和它们的本性。马用后腿跳舞;熊溜冰;狗用后腿走路,前腿还推着婴儿车;用猫来发射炮弹;老虎跳过燃烧的火圈。

这些都是驯兽师用最丑陋的方法,逼使它们不得不屈服的例子,并未表现出动物的本能。马戏团里的驯兽师想驯服关在笼子里像囚犯般的动物,最快又花费最少的方法,就是用鞭子、电击、利钩、怒吼和饥饿等方法。所有的训练都是在荒郊野外进行的,假使本地的预防虐待动物学会发现他们的作为,并要求改善训练情况,马戏团会把这些动物运到没有保护动物的其它国家去接受严苛的训练。

受过训练,会跟着"是的,先生!那是我的宝贝"旋律起舞的一只大象,最近被封为"可能是全美国脾气最坏、最难驾驭的象"。它的表现其来有自,我是一点也不意外的。

传统的价值观始终认为,动物不能像人类般拥有对生命的情感、爱和尊敬这种高等感情。由于价值观的偏见,要我们否认"动物不过是本能和反射作用的机械组合,没有心肠也没有灵魂"的说法是非常困难的。只有少数人有机会学到尊敬这些动物的本质──它们是复杂、美和神秘的混合体。

"动物是种没有感情的机器"的理论,长久以来深植人心,大家也视为当然,成为一种习惯,想推翻这种理论也不是件易事。习惯,正如同劳伦斯·彼得对它所下的定义般,常常是"重蹈覆辙,最容易的办法"。

这些心理习惯常常受到教会,以及像笛卡儿般的思想家的附合而广为流布。笛卡儿认为,肉体和灵魂是完全分开来的两回事,思考和感觉是灵魂而不是肉体的表征,肉体本身不过是一具机器而已。既然动物不能说话,笛卡儿的结论是:动物没有灵魂,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根据笛卡儿的观点,所有非人的动物,从蚂蚁一直数到他称之为"猿机器"的,都不会有思想、行动自由、选择、任何知识或感觉的能力。这种看法至今仍为一般人所接受,动物只是由本能驱使的机器。笛卡儿把动物比成钟表、车轮、弹簧、齿轮与法码,笛卡儿说:"虽然这些动物的设计十分高明,但它们不过是些机械装置罢了。"笛卡儿有时会踢踢他的狗,只想听听"机器"的声音。

动物也感觉痛苦吗?

很遗憾!动物只是些机器,不会感觉痛苦,这一类的说法,至今仍盛行不坠。这是我们价值观的一部分,到现在,发现自己曾受这些价值观影响时,我常常还会感到意外。在我们日常作息中,已经视这些价值观为当然而不会产生怀疑。

不知道威斯康星州基瓦斯肯镇上的衮衮诸公,是否仍享受一年一度的同济会射火鸡大会?因为截至1971年为止,他们对这项每年举行的乐趣与猎物比赛毫无惭愧之心。你会想:到底这项运动有些什么特别,会使这些同济会的会员产生这样大的娱乐效果呢?答案是火鸡。

火鸡让初到美洲的清教徒吓了一大跳。它们大概不是上帝所造最聪明的动物,却因拥有自身的尊严,而成为欧洲许多寻求自由人士心目中新世界的一个象征。在一年一度的同济会园游会场,火鸡的脚被绑起来,头变成提供欢乐的标的物;火鸡无法让自己松绑,只能任由喝醉的与会者一再地攻击。

事实上,这些火鸡被捆得牢牢地;万一在挣扎求生时把翅膀或腿弄断──这个现象时常发生,火鸡的头还是会左右移动,因此很能满足这些"勇猛"的猎人,使它成为欢乐嬉戏的标的。只要我们认为动物都是根据本能而做出反应,那么动物不会感觉痛苦的理论就言之成理了。因此,同济会这些射手快乐地瞄准火鸡头时,就如同瞄准纸板做的目标般,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他们大概真的相信火鸡不会痛。

但是根据本能来反应的说法和没有能力去感觉痛苦的说法之间的意义,相差十万八千里。对任何生物而言,感觉痛苦的能力是使它避免受伤;靠着身体感觉和神经系统,我们可以感到痛,痛不靠抽象的思考能力让我们知道。动物的神经系统,巧妙地把它和所生长的大环境相调合。

在很多情形之下,这些动物的感官比人类的感官还要敏锐。从生理学的观点来看,动物不能感觉痛的说法没有办法成立。事实上,李察·沙坚所着《痛的范围》一书中表示:事实证明,高等哺乳脊椎动物和人类感觉痛的经验相同。撇开错综复杂的大脑皮质部分(它不能直接感觉痛),高等哺乳脊椎动物的神经系统和人类几乎完全相同,对痛苦的反应也很类似。

和动物的感官功能比较之下,人类逊色太多了。比如说筛骨细胞主管嗅觉,人类的鼻子里有500万筛骨细胞。相较之下,德国牧羊犬有2亿筛骨细胞。谈到听觉,人类又是没得比的,德国牧羊犬能清楚地听到183米外的声音;距离超过183米外,人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即使是凶狠的鲨鱼,也有极敏锐的听觉。

澳洲的西奥·布朗就利用这项特点,做出鲨鱼音乐驱逐器。发明这项产品的灵感,来自于当他放狐步舞曲或是华尔兹时,在很远的鲨鱼都会闻乐而至,但是一旦他放摇滚乐时,鲨鱼立刻转身就走。

大家都需要爱:动物是生来供人类利用的论点的支持者,有时也会承认,动物会在肉体上受些罪。他们强调,动物肉体上的痛苦对它们并不具有任何意义,所以和人类所了解的苦是大不相同的。这些"专家"认为,动物的皮肉之苦只是种感觉,因此,动物不会像人类般受苦,因为它们的痛觉里,并没有包括情感的成份。

我不赞成这种说法。人类有能力去感受很多感情上的苦恼,是因为我们有民胞物与的心,而动物也有这种能力。

不论任何生物,能去爱和会受苦之间有直接的关系。不论任何一种生命,都有能力去爱和接受爱,当这种能力遇到挫折时,当然会感觉痛苦,这也是这个世界智慧传统中很重要的一课;因此,假使你不想受伤害的话,千万不要表达你的爱心。

我们需要去爱和被爱。爱是精神食粮,缺少爱会使我们痛苦,就像肉体上挨饿一样。婴儿被人拍抚时,你是否仔细观察过他的表情?我们都知道,婴儿很喜欢受人关注,可是你是否注意到在这种照顾的过程中,婴儿生理上所产生的变化?

除此以外,这些生理变化也会促进母子感情。因此,假如这名婴儿没人拍抚,就没有机会产生这些生理变化,母子之情也无从建立。缺乏照顾的婴儿,长大以后较难建立社交关系。缺乏爱抚的婴儿,另一个后遗症是身材很瘦小,因为婴儿时期消化液未完全分泌,无法吸收营养,阻碍发育。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婴儿为求生存,可能形成一般人所形容的过于神经质。更有甚者,为了弥补未得的母爱而有严重的精神病症兆。假使婴儿的生长环境极端缺乏爱,这个孩子一生中,都会习惯性的重复要求这种爱的补偿状态。

上面对人类婴儿在有人拍抚时,所产生的生理和情绪上的反应,以及缺乏这种关心会产生何种后果的描述,不只适用于人类的下一代身上,这个观点会把视动物为物体的人士吓一跳──因为这个理论应用在小狗、小猫、小猴子和许多其它哺乳类动物的幼儿身上都很贴切。

任教于威斯康辛大学的哈利·哈洛博士,就爱与感情对低于人类的灵长类所产生的影响之说曾做过广泛的研究,在一项骇人的实验里观察离开母猴的小猴子,结果呢?它们表现出很多神经病患者或是精神变态的症状,其中大多数只是消极地呆坐着,对周遭的猴子或情况漠不关心。还有的把自己的躯体拉紧成使自己痛苦的位置,有的把自己咬得皮开肉绽……这些和被关在疯人院的病人有相同的症状。

母海豚哺乳18个月,因此母子间的关系深远不变。4岁~6岁的海豚在想睡或害怕时,都会在一群海豚中寻找它们母亲的事实,是众所周知的。它们对其他同类的福祉都十分关心,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愿意在其它海豚有难时见死不救。海豚婴儿若是误入鲔鱼鱼网,它们的母亲会奋不顾身地加入这些等待死亡的海豚婴儿的行列。一旦跳进鱼网,母亲们会游近自己的孩子,唱歌给它们听。鲔鱼业者的这些记录只是要证明,大多数葬身鱼网的海豚都是妇孺。

这不仅是海豚的故事,甚至冷静的科学家在研究狼和狼间所表现的爱和情,也同样大吃一惊。研究狼族数十年,举世公认为狼专家的戈登·哈伯曾说,狼和狼间的挚爱与照顾是很特殊的。比如说,哈伯在阿拉斯加州看到一匹狼,肩膀被北美驯鹿踢得重伤而血流不止,它勉强地走到一间废弃的屋子,像其它动物般躺下来等死。但是每天晚上,另一匹狼会带些肉到那间屋子去喂它受伤的朋友,一直到这位朋友伤势复原为止。

动物间的爱不只是表现在父母与子女关系上面,包括海狸、鹅、老鹰、狼、鸢、企鹅、山猫和山狮等动物,都实行一夫一妻制,这些动物对自己另外一半的忠心,不是在结婚时宣称相爱至死不渝的已婚人类所能想象的。动物因为有能力、也有需要去爱和被爱,因此会受到伤害。

——摘自:危机年代的求生饮食:新世纪饮食(第12节)
 

   不像英雄的英雄:海龟、小鸟和猪(新世纪饮食连载3) 

(责任编辑:light09sh 评论:0人气:0
Tags:新世纪 饮食 暴力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