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散文 » 正文

石榴红了

2011-11-29 作者:西坡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
 

  前几天看见办公室里一位女生,侧着身子,背对走道,埋头在吃什么东西,形迹十分可疑。出于好奇,便上前窥探:原来,她正很用功地吃一只石榴。或说,不过是吃个石榴,又不是嗑药,何必那么鬼祟?

  此话差矣。石榴就该这么吃。

  喜欢吃石榴的,以女性为多。为什么?因为吃这个玩艺儿,是个细巧活,得有耐心,五大三粗的臭男人拿不下这个活儿。

  女士们吃起石榴来,虽然当行出色,但吃相却交关要紧。除非性情温婉细腻像传统的日本闺秀,通常吃石榴的人,先是一粒一粒,之后是一撮一撮,再后是一瓣一瓣,最后是一把一把,结果难免弄得淅淅沥沥,应接不暇,好比婴儿回奶,把时髦的衣裳糟蹋得像件围兜。

  还有一点也关乎仪态。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游刃有余,嘬不露齿,最是一派淑女风范;换作摇臂舞爪,鲸吞蚕食,龇牙裂嘴,啧啧有声,则与“辣妹”不相上下矣。

  2011年10月27日出版的那期《外滩画报》封面,刊登了主演《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的印度美女芙雷达的一张大幅剧照,只见她右手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左手握着一只被刀捣开的石榴,桌上满是滚落下来的石榴籽粒,看上去“鲜血淋漓”,场面相当恐怖,实在没有什么美感可言。

  以不雅之态示人,岂是型男型女所愿?

  大凡“一粒一粒”,按部就班者也,可知富涵静穆坚忍之性,若我有权,一定推荐其去驾驶校车,则家长高枕无忧,要唤其为“亲”;一定推荐其去审批新股IPO,则股民额手相庆,肯叫其为“爷”……

  石榴有“心”(籽),食者无“意”(识)。是故,吃石榴的表相,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修为。

  今年该是石榴收成的大年。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失灵啦。几乎所有水果摊都在卖石榴,到处是“斑”,何须言“窥”?我家也有一“斑”:太太对于石榴,特别爱好,家里吃,办公室里吃。有一回她跟我到一位朋友家做客,女主人拿出各色水果招待,她推说这个硌牙那个酸,眼睛却瞄着放在远处的几只石榴。上海人懂经,石榴不待见客人,理由是,吃起来麻烦兼吃相难看。女主人多少精乖啊!明察秋毫,马上知道我太太的心向,准确地投其所好。回家之后,我太太说了很多女主人的好话。从此对于妇人家,我有了新的认识:只要找对路子,要“收买”她们,容易。

  前几天,有个亲戚到上海看我,其间,他还抽空会晤了一位来沪办事的新疆朋友。返回我家时,亲戚随身多了两袋朋友送的礼品:红枣和石榴——都是新疆的土产,往我家一撂,走了。照例说,这些新疆石榴没有理由受到冷落,但太太皮肤有点过敏,于是疑心起自石榴吃多的缘故,对此浅尝辄止,那十几个石榴成了标准的摆设。

  说实在话,新疆石榴,颜色红得真是漂亮,哪里像此间卖的石榴,一副黄疸沉重的模样,或者像肚子里爬满蛔虫的小朋友的脸。

  郭沫若的《石榴》,是收在教科书里的范文,其实基本上是诗。诗言志,那就与老百姓对石榴的感觉相去甚远了,比如郭老着意写开花,而老百姓关注的是结果。郭老说,石榴“有酸甜两种,酸者味更美。禁不住唾津的潜溢了”,那是他老人家在和我们寻开心,试问:谁会拣酸的石榴吃?

  石榴籽粒丰腴,被民间影射为“多子多福”,所以家具、窗棂、被面上的图案,石榴总能占得一席,与蝙蝠、灵芝、祥云等量齐观。中国的丹青高手对于石榴,情有独钟,吴昌硕、王个簃、曹简楼师弟三代,均是画榴高手。而在山西,民间尤好石榴图案之窗花,取其吉利也。

  由于在中国栽植历史悠久、广泛(连我这个懒于莳弄花草的人,小时候也种过盆栽石榴),石榴往往被认为是中国的土产,潘岳《咏石榴》就说:“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滋味浸液,馨香流溢。”其实,石榴的原产地在伊朗、阿富汗等地。中国的石榴应该说不是“舶来品”,而是“驼来品”——骆驼驮来的。据晋张华《博物志》载:“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安国和石国,即现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布哈拉和塔什干。奇怪的是,西班牙虽然也遍植石榴,但并非石榴故乡,却把石榴尊为国花,国徽上居然还有红色的石榴。

  中国的石榴产地,著名的有陕西、云南、四川、安徽、广西、山东等。西安户县是钟馗的家乡,那里的人们把钟馗当作“石榴花神”来膜拜;西安的市花是石榴花,可见石榴在当地地位之崇高。也许观赏性是陕西的好,要论吃口,还得说安徽怀远的石榴最好。有道是:怀远的石榴、砀山的梨嘛。可惜的是,那两样,我只是听说,并未亲历。据说四川会理的软籽石榴,可以连籽一起吞食,没了吐纳之烦,唐代即为贡品。而吃石榴最佳境界,正在于“一粒一粒”的回甘!皇帝不懂,喜欢走捷径,证明他也不过是俗人一个!

  2011年11月21日,《华西都市报》发布2011年作家富豪榜,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名列外国作家的榜首(是否指其译品在华的销售码洋?不详)。马氏于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出版了《番石榴飘香》(传记作品,自诩自己的作品如番石榴般香味弥漫),“番石榴”遂引起我的兴趣。我本以为,番石榴,不就是洋石榴吗?大概总与中国石榴有些相似,比如我们接触到的洋芹、番茄等等,应该非常美好。不料大错特错。去年我在厦门鼓浪屿吃到一种叫芭乐汁的鲜榨饮料,清新爽口,叹为隽品。回到市里,在超市买了一大袋形似长僵了青梨的芭乐带回上海,哪知其中籽粒全无,果肉又硬又涩,味同嚼蜡。后来一查资料,大呼上当,原来长相七撬八裂极为难看的芭乐,就叫番石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说,它什么不可叫,难道非得叫这么“香飘”的名字?倘若外国男人拜倒在这样的“石榴裙”下,真是眼乌珠戳瞎啊!

(责任编辑:haiwei09 评论:0人气:0

上一篇:蒸煮“大丰收”

下一篇:

Tags:石榴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