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素友园地 » 素友文章 » 正文

我的茹素历程

2011-10-13 作者:Kallie 翻译:小悦 来源:蕃茄小屋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我父母亲不止一次地提起那件发生在我五岁时的事,并乐此不疲,那会他们买了一份肯德基的全家桶带我去河边野餐,有一些海鸥在附近嬉戏。我看着父亲说:“爸爸,在一只小鸟面前吃一只小鸟会让我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他们开玩笑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知道我会成为素食主义者。茹素之前我已经11岁了,但即使是这段时期我也记不起来有非常想吃肉的时候。像许多崇尚素食的孩子一样,我母亲非常担心我的健康问题,并且很不愿意要把晚餐分开来做,她非常反对我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15岁时,继我大哥几年之前成为了一名素食主义者后,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吃过红肉了。

  第二年元旦,我以强硬的态度告知母亲我已经做完了她要求的关于素食者健康的研究,并且將不会再吃肉了。她非常不情愿地同意了。

  母亲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使她总是认为我贫血),父亲却每天晚上自己做牛排,以示抗议。但最终他还是从疲劳的母亲那接管了煮饭任务,两人并开始对素食热衷起来。他们仍然吃肉,但对我茹素变得非常支持了。一两年之后,我的另一个兄弟也变成了素食主义者。

  虽然从高中到大学,我的社交圈中只有我是素食者,但朋友们没有一个是非常喜欢吃肉的,身处这样一个素食友好的环境中,我从未想起肉类,更未考虑过把它们当做食物。我唯一垂涎的就是鱼和炸土豆片(马铃薯片)了,当我还是孩子时,这些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也是在餐厅必点之一。

  成为蛋奶素食者7年之后,我搬去了英国,心存的那点儿对鱼和炸土豆片的热爱成为了一个问题。人人都知道英国最经典菜肴就是鱼和炸土豆片(马铃薯片),我很好奇这种食物在它的发源地是什么味道,终于,我没忍住,吃了几次。

  搬去英国大概一年之后,我开始与我的男友交往,他是一个彻底的肉食主义者。我以前阅读过很多(现在我意识到那些东西只是在宣扬错误的观念)关于吃鱼的益处,我一位只吃鱼不吃肉的朋友,也告诉我鱼类不会感到痛苦,关于这点我还去找了一些资料证明她的观点。最后,我妥协了,决定开始吃鱼。

  我不记得这段时期有多长。在此期间,我对这吃鱼的想法仍然感到不适,所以吃的次数也不多。但回想起来,我都不能想像那段时间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幸运的是,回加拿大的那趟旅行把我从这种愚蠢的自我憎恨中解救出来。回家度假期间,我在一本叫做素食时代(Vegetarian Times)的杂志里看到一篇解读关于人们所认为的吃鱼所带来的种种益处的文章,特别提到了Omega 3,透过文章,我瞭解到了我早该知道的东西——Omega 3是一种植物性营养。鱼类通过吃浮游生物来摄取,我们再通过吃鱼来补充,换言之,我们大可以直接从植物中获得,比如像坚果、种子、海洋蔬菜等。我觉得轻松多了。我又读了那些关于鱼的痛苦的研究,发现那些试图证明鱼感受不到痛苦的理论几乎站不住脚。我很高兴再次放弃了吃鱼,从那次之后,我至今未变。

  我想那些吃鱼的日子也带给我了一些好的改变。这以后,我对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更有信心更有活力,而非从前那样总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我开始在网上研究一些素食相关问题,想得更多,也说得更多。一天,我在网上读到了Alicia Silverstone写的一本有关素食的书《The Kind Diet》,我一直很喜欢Alicia(在1995年有哪个少女不渴望变成她?)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她是一名动物权益宣导者,所以我在亚马逊上流览了一些她这本书的书评。

  过去的11年里,我一直知道有纯素主义这回事,而且同情那些动物,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纯素是有必要的。有一次我发现了当今的养殖农场环境是多么的可怕,于是我改买放养的鸡蛋。小时候我弟弟曾跟我说过那些奶牛是如何被虐待,他虽然不是纯素食主义者但恨透了蛋乳制品。我向父母亲求证,他们否认此事,我相信他们的说法。现在想来,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相信他们。

  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我是一名一般素的素食者,我的素食观念是“我非常尊重纯素食主义者,他们可能是正确的,但我还是不能放弃蛋乳制品,我也不认为我非得这么做,只要我买的是有机牛奶和天然鸡蛋。”

  但是在读过Alicia的书之后,我知道了那些我可能在刻意回避的事,比如说奶牛和母鸡的待遇,于是我开始考虑纯素食主义,但并未下定决心。你曾经在罗马大街上享受过奶油甜馅饼卷吗?那会模糊任何人的道德信仰。但我心里的某一个部分并未忘记这件事,于是,就像每一位非纯素食主义者会告诉自己的那样,我选择接受“奶牛们必须让人们帮忙挤奶,否则它们会生病”的观点。

  博客(部落格)上的资料改变了我的想法。我观看了Colleen Patrick Godreau上传的视频“Vegetarian Food for Thought”,里边讨论了有关食素的很多问题。其中就有关于奶牛挤奶的问题,如果不是怀孕,它们是不会产奶的,在乳制品产业里,人们会用很多方法让它们持续怀孕(生下来的牛犊杀掉出售),当它们不能再怀孕的时候就制成牛肉卖掉。

  我会继续关注她的博客(部落格)以便瞭解更多的细节,我只想说乳制品产业对动物的虐待让我震撼。看到鸡蛋包装盒标籤上的“放养”二字只觉得可笑。

  从那一刻起,我便不再有选择,要么在乎,要么逃避,我觉得自己是在乎的,而落实在行动上则是,我成为了一名纯素主义者。

  这仅仅是几个月以前的事情。我做了一些改变,并惊奇地发现事实上我的饮食习惯已经非常接近严格素食了。我正准备彻底的转变。现在我已经不再碰乳制品并开始思考作为一名纯素主义者如何外出就餐。我喜欢当一名纯素主义者,研究怎样用天然的食材代替乳制品成为我的一个乐趣。我感到轻松多了。成为严格素食者也让我接触到了更多有关环境和商业的话题,我开心自己学到了更多有关严格素食的资讯。

转载请注明:中华素食网

(责任编辑:happyjie 评论:0人气:0
Tags:茹素历程 蛋奶素 纯素主义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