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动物朋友 » 综合资讯 » 正文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2014-04-12 作者:约翰‧罗宾斯 来源:中华素食网 字体:默认 16 18 20 推荐给好友

  
 

       七月,美国北加州红杉木林的一幢木屋里,全场一百多个人起立鼓掌,掌声持久不竭。屋外,午后的凉风,轻拂着这片长满红杉树的山林,夏日的阳光,透过屋顶的一片大玻璃,洒在每个人的头上。讲台上,约翰罗宾斯带着淡淡的笑容,接受大家的致意。他的演讲令在座的每一个人动容和感动。一些人的眼角闪烁着泪光…我们开始明白约翰.罗宾斯当年受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全场代表为什么会起立并以掌声向他致敬。

  因为出于至诚,因为正气凛然。他对地球的关怀,对宇宙万物的平等心,他为全人类谋福利的情怀,不畏强权的浩然正气,对妻子、儿子、媳妇和两个双胞胎孙子的亲情挚爱…这些,会打动悍硬的心,会让傲慢的人低头。

  约翰.罗宾斯出身豪门,他是 ﹁Baskin-Robbins 31种口味﹂冰淇淋王国的创办人的独生子,但是他却选择放弃万贯家财,追寻更远大的理想,而他果然掀起了一场革命。他的著作《新世纪饮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还我健康》RECLAIMING OUR HEALTH、《觉醒的心》THE AWAKENED HEART,以及《食物大革命》THE FOOD REVOLUTION唤醒世人改变饮食方式,以慈爱心改革健康医疗制度,康复自己,也康复整个地球。他所提出的理念被誉为本世纪人类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约翰.罗宾斯接受雷久南博士的邀请,于今年七月在琉璃光主办的美国北加州研习营上发表演讲。雷博士说,能聆听约翰.罗宾斯的演讲是难遭难遇的机缘。我们有幸听君一席话,深深觉得这么美好的东西,一定要尽快与大家分享。以下是约翰.罗宾斯演讲的全文:

  欢迎大家,我也欢迎自己跟大家在一起。

  让我先告诉你们一个小故事。我和我太太笛悠已经在一起生活了37年,在美国文化中,这么持久的婚姻关系是很罕见的。我的儿子名叫海洋,今年29岁。他的太太,是我们很钟爱的媳妇。他们生了一对双胞胎,我们三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亲爱的果蝇…

  这个故事发生在海洋大约10岁或11岁那一年,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很小的房子。有一回,我们家里突然来了一大群果蝇,牠们无处不在,我们想尽办法让牠们离开,我们把地方收拾得很干净,把食物收好,但是,牠们始终不走。有时候我们甚至不能随意呼吸,因为我们怕万一不小心就会吸进一只果蝇。后来,我们决定好好地与牠们谈谈,希望牠们离开,但是牠们不理我们。我们不崇尚暴力,可是久而久之,我们想,是不是该买一把果蝇拍来试试。不过,我们的儿子海洋说:﹁不,不,不,你们买苍蝇拍之前,让我试试看。﹂

  于是,他写了一封信给果蝇。他写:

  ﹁亲爱的果蝇:首先,让我祝福你们,也祝福你们的祖先,你们的后代,以及你们的子子孙孙。我希望你们过得很快乐,很安宁,很丰足。可是,这是我们的房子。我们付房租,而你们没付房租。我们吃我们的食物,而你们也吃我们的食物,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我们只吃某些食物,而外面的世界中有很多很多的食物,是你们能够吃,我们却不吃的。比如你们可以吃垃圾堆以及附近马场的食物。你们应该去吃那些食物,而不是这里的食物。我们真的希望你们离开这里。你们应该到外面去,外面的世界非常广大。我希望你们能离开,因为爸爸妈妈买了一把果蝇拍,而我相信他们会拿来用。所以我请求你们现在就离开。我们很爱你们,很尊敬你们,我们也祝福你们、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孩子的孩子。我也祝愿你们享有世界上最丰盛的垃圾堆食物。﹂

  他写完后,就在厨房很大声的念这封信。为什么很大声的念呢?因为他担心有一些小果蝇不识字。念完以后他就把信贴在墙上,然后画了一个箭头,这个箭头就指着窗户,写着:﹁我希望你们从这个窗口离开。﹂他把窗户打开,然后我们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后,走到厨房一看,发现那里一只果蝇也没有。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如果我们教育孩子从小尊重生命,就会有这么美好的结果。当孩子还在胎里,甚至在受孕之前,我们可以同我们的孩子在灵性上互相联系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教育孩子尊重生命。

  我们能拥有生命,是因为我们来自一个更大的生命家族。我们不是孤立存在,而是与这个大家族共同存在的。

  我们的力量∣康复的力量、生存的力量、让自己活得很美好、很成功、很独特的力量∣皆来自与我们紧紧相系的生命大家族。我们灌输海洋这样的想法,因此这也成了他的思维方式。所以,当家里来了这么多果蝇时,他知道他有一种力量,他知道他可以跟果蝇沟通。而他的确做到了。

  我突发奇想,或许他可以去农田里跟害虫们沟通,给害虫写信,让害虫自行离去,不过,我想这可能会使制造农药的公司都倒闭。

  我没有这种能力,但有些人的确拥有这种能力。当年10岁的海洋,脑子里没有伤害他人的观念,对他而言,人类是没有杀伤力的,我们是可以同其他生命沟通的。所以,他生命中的每一个剎那,体现的是人类很美好,很纯真,很庄严的特质,那也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康复能量。这种特质可以引导我们如何生活,甚至可以在选择食物等很简单很基本的事情上,给我们做引导。

  众人皆醉

  你们知道众人皆醉的意思吗?这是一种集体浑浑噩噩,全然地相信潮流的状态。比如在食物方面,大伙儿注重的是,它是否够味、便宜以及方便。至于这些食物是怎么制造的?它上面有没有农药?它对我们的健康是不是有长期的负面影响?农人在种植过程中会不会受到农药的毒害等等?这些都不重要。

  人们的这种观念造就了麦当劳的兴旺,麦当劳也希望人们持有这种观念,那人们就会络绎不绝地购买他们的产品。麦当劳不理会别人的福祉。

  但是,当众人皆醉你独醒的时候,你会问:这些食物是否取自动物的肉和牠们的乳汁?这些动物是怎么被对待的?牠们是如何被杀的?我们关心牠们,因为牠们是我们大家族的一份子,牠们一呼一吸的是和我们无二无别的空气,牠们是如何被对待的,实在是很重要的课题。

  众人皆醉我独醒是很重要的。我们不应该让商业潮流左右我们的思想。我们一定要问自己,我们要的是什么?我们认为什么才是重要的?我们选择食物的标准,应该同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真我本性一致。

  对我们的身体有益、能够滋养我们、给予我们能量、让我们活得健康喜悦的食物,一定也对其他生命具有最大的裨益,对地球也是最没有伤害的。

  但是,美国现在已经开始以基因改造方法来种植农作物,比如黄豆、玉米、菜籽、棉花等,前三种都是食物。在美国,大多数的黄豆都是经过基因改造的。

  你们晓得什么是基因改造食物吗?所谓的基因改造就是把食物里面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改变了,比如黄豆,它的基因一旦改变后,它代代相传的基因也都改变了。基因改变后,这些植物就能够忍受农药。

  农夫在黄豆或者玉米田里喷洒农药,其中一种农药﹁ROUND-UP﹂能杀掉所有的野草,野草都会被杀死,只有基因改造后的黄豆和玉米能够存活。这就是他们杀死野草的所谓妙计。我要问的是,为什么我们要杀掉这些野草?难道我们的耕作方式就不能和整个生态环境保持和谐吗?比如有机农耕,它就不需要毒害我们的地球,其实,要增加产量,还有很多其他方法。从美国出口的食物,很多都是基因改造的食物。

  我现在暂停,我们可以互相讨论,你们可以发问,我们大家谈谈。

  问题:你的双胞胎孙子好吗?

  爷爷的誓愿

  ︵约翰罗宾斯笑了,双眼发出慈爱︶很可爱。他们是早产儿,一般的怀孕期是九个月,但是他们在六个多月时就出生了。在最初的阶段,情况很严重。当时他们只有两磅重,他们不能够呼吸、也不能吞咽,坦白说,几乎没办法存活。但是因为有医药科技,他们活下来了。

  他们现在长得非常可爱,虽然我们还需面对一些挑战。子宫对胎儿来说,是一个最珍贵最圣洁的窝。医院的保育箱永远无法取代妈妈的子宫。虽然保育箱可以拯救生命,但是,从灵性和情感的角度而言,它和子宫有天渊之别。我们现在尽其所能提供这两个孩子一切生命所需,以弥补他们留医两个月所造成的缺憾。

  因为他们在保育箱是如此地被隔绝,所以,我们发了一个愿。我们要在他们回到家里后, 24小时跟我们的皮肤保持接触,为时至少一年。

  我们遵守了这个誓愿,我们一直抱着他们,他们睡在我们的身体上∣每天24小时,为时一年。为什么呢?我们要重新建立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情感联系,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信任生命,他们所处的是一个安全的环境,这是医院所无法提供的。我们还是常常抱他们,虽然不是24小时,不过也相差不远了。我这个祖父常常抱着他们起飞,满屋子飞,从客厅飞到厨房,从厨房飞到山上,然后﹁波﹂的一声把他们丢在床上,他们可乐了。他们会再跑过来,然后看着我,我就知道他们又要起飞了。︵请问他们现在多大了?︶他们现在两岁半。谢谢你们的关心。

  问题:你有没有受到一些组织的威胁?有没有一些政府单位给你麻烦?你一路走来得到什么支持?你未来有没有写新书的计划?未来5年和10年,你为自己规划了怎样的生命蓝图?

  威武不能屈

  曾经有很多人威胁我,其中包括美国养牛协会、养猪协会,以及养鸡协会等等。他们想尽办法打击我,企图把我边缘化,他们最希望的是我已经死了,但是,他们无法如愿以偿。

  让我告诉你我的背景:我的父亲和姑丈创立了一家冰淇淋公司∣BASKIN ROBINS,也就是有31种口味的冰淇淋公司,这是一家很成功的公司,在几年前,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冰淇淋公司。他们每一年赚取好几十亿美元。

  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我的父亲栽培我,希望我能继承这个家族企业,但是,内心深处我有自己的想法。我知道,这不是我的生命取向,也不是我的灵魂所要求的,这只是我父亲要我去做的,并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所以我放弃了一切,我放弃了他的家产,那是好多好多的钱,我这一生中,从未拿过他一分钱,这件事被媒体大事报导。

  有一次,一个向全国广播的电台邀请我上节目,这是一个辩论性质的节目,同我辩论的是全国养牛协会的代表,或许是因为我讲了一些不利于养牛业的实话吧,这个人想尽办法要羞辱我。

  他说:﹁你讲了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推销你的书吧?﹂

  我说:﹁如果今天我只是为了赚钱而著书,我当初就不会放弃父亲的家族企业了。﹂

  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后来,他慢慢地说:﹁哦…的确,那倒是真的。﹂

  我告诉他推动我做这一切的是别的动力,我希望我们的小孩都能享有清新的空气、干净的水、稳定的气候,以及永续的经济。我希望不只是自己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能够享受到这些美好的事物。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够有慈悲心、关怀心和善心。

  我说:﹁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伤害你或任何人,我只希望我们的孩子能住在一个充满正义,以及非常丰足的世界里。﹂

  他说:﹁我知道…﹂

  这个人在节目结束后对我说:﹁其实他们付我钱,要我来和你辩论的。﹂

  那一剎那是很美妙的。

  我并没有规划自己的生命,我祈求的是指引和支持,我寻求的是灵感,我不企图掌控什么。我的祷告词是:﹁我就在这里,用我吧。﹂

  我会让心灵引导我,我很确定的是,我所从事的必须是慈爱的事业,必须朝向我理想中的道路,必须是最能充分利用我的能力的。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至于著书的问题,我目前没有写书的计划,这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为了我的孙子,第二个原因也是为了我的孙子,双胞胎嘛!他们一个叫RIVER DHARMA河流之法,另一个叫BODHISATTVA菩萨,照顾他们是我的全职工作。第三个原因是为了丹尼斯‧古西尼赤DENNIS KUCINICH,因为我是他的全国竞选委员会的主席,我们正在争取民主党的提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名竞选工作,因此会占去我很多时间。

  我想跟大家分享我每天的祷告: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愿一切生命得到温饱,

  愿一切生命得到康复,

  愿一切生命得到爱。

  我常常在心里头念这些愿词,念完后我就静静地坐着,聆听我内心的声音,以了解自己可以为人类做些什么。或许这是一个很无为的方式,但这就是我决定方向的方式。 每一个人都是人类大家庭的一份子。任何人都不应该被排除在人类大家庭之外,即使他曾经做过坏事。如果他是一个坏蛋,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康复,提醒他们在他们的内心也有一份爱,帮助他们唤醒他们的光明本性。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是一个坏蛋。﹂我会帮助他们。这样的做法是一种新的方式,不是现今的主流方式。

  我们不为任何生命归类,相反地,我们可以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互相支持;我们不伤害任何人,相反地,我们可以帮助他们。 我们要问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协助唤醒人们的真我本性?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使这个世界变成孩子们的梦想家园?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带动一些变动,使这个世界可以生生不息?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必须问自己:我可以做些什么?我可以做些什么?我如何可以用上我的最大能力?我不希望有人告诉我答案,因为我得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在有生之年,我们都得问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天天问,在每一个剎那、在每一个一呼一吸之间都问我们自己:我的爱心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转变?我该如何在这个世界应用我的智能?我们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一些答案。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了《食物大革命》

       你可以购买这本书,也可以通过网址www.foodrevolution.org

       以比较廉价的方式来阅读这本书,这也是协助唤醒人们的真我本性的工作之一,也是为了更崇高的志向。

      陈滢口译 宁杰笔录 洪美卿文字整理

转载请注明:中华素食网

(责任编辑: 评论:0人气:0

上一篇:喜欢狗的几点理由

下一篇:

Tags:生命 罗宾斯 食物革命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评论
QQ:1419939168、 1628597938 联系邮件:chinavegan2009@gmail.com | 关于本站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返回顶部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若有侵权或建议意见请来信告之。

copyright © 2004 - 2012 中华素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35478号-2